「這些肉汁過濾後再撈掉浮油,然後拿來煮麵,味道會非常的香濃……」四哥說著,而我只能傻傻的在旁楞著。

嗯!在四哥面前,我完全不敢提自己的廚藝!

可是,我真的會下廚、真的會燒菜!

但是在他「ㄍㄠˇ工」的湯頭哲學下,豈敢賣弄菜刀?甚至連為自己爭辯的力氣都省下,靜靜看著他切著「細細的」蔥末,那姿勢,真帥!
 
四哥知道我對味精敏感,外食時很少喝湯,於是熬一鍋好湯成了他的驕傲,在放下輪狀白蘿蔔之前,我不知道他已放入哪些食材,只知道那鍋湯已經慢火燉了一個半鐘頭了,四哥清灈瘦長的身影就在爐火前,專心拿著湯杓攪拌著,偶爾摒神啜飲著滋味。

「你好像巫師喔!」我笑道!

    文章標籤

    生活散記 廚房記事

    全站熱搜

    lookout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