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-22-17 武嶺_171206_0275.jpg
再度騎上武嶺,就是完成一件事情。

同行的建玲說,她是為了消除惡夢來的,去年沒有完騎,老在惡夢中,蜿蜿蜒蜒的山路,一個轉彎就把她甩出車外,非得來除夢怪不可。聽得我一唬一愣,不過就是個武嶺,有這麼嚴重嗎?

去年,我從翠峰騎,今年從清境出發,多了十公里。到達翠峰時,好興奮,一心認為達到去年未完的功課,卻沒有盤算到到翠峰不等於到武嶺,這段完成了,不代表接下來就神力發揮,攻頂成功。不過,沿途想著:去年四哥擔心我騎爬坡容易頭暈出狀況,一路氣急敗壞從清境猛趕,追上從翠峰出發的我,天啊!他究竟騎得多急呢?心頭有股歉意外加點甜滋滋。

在翠峰輕鬆補給,啃蘋果時在旁一位大姐先用讚嘆的口吻說:「你們好厲害,這一路騎車上來。」當她聽到我從清境出發時,語氣裡收回了「真不簡單」,道:「那很近啊!」坐車是很近,騎平路也不遠,都是爬坡時呢?哼!你來騎騎看

遠遠望去的斜坡,不可能叫它消失,硬著頭皮騎到時,坡似乎沒那麼陡,可以慢慢上去了。我知道這就是進步!人生何嘗不是如此?面對難題,怎麼辦?休息喘息一番?牽車?搭補給車?有些時候,能力在一次又一次的磨練中成長,慢慢變強卻不自知,當難題再來時,已經不再那麼困難。
 
10-22-17 武嶺_171206_0122.jpg

翠峰到鳶峰,坡愈來愈陡。告訴自己挺住:「2公里休息一次」,第一個2公里撐到了,YA!接下來呢?怎麼里程表進展緩慢?踩踏了一圈又一圈,數字沒什麼改變,這時我才驚覺:原來里程表累積是10公尺、10公尺增加的,嗚嗚嗚......可以動點手腳嗎?開始自我催眠,轉移注意力,看吧!山林壯闊,望去......是大片高山蔬菜農場,不就是《看見台灣》所提的?嘆了口氣,不再堅持,這回只騎了1.5公里。接下來愈來愈沒原則,休息次數愈來愈多。

更慘的是看見補給車從我身旁呼嘯而過時,車頂上有個熟悉的綠影子!四哥到翠峰時大小腿都抽筋了,而且小腿肌肉抽痛,再騎就受傷了。這回四哥從地理中心碑開騎,去年他挑戰到清境,今年到翠峰已是進步!更進步的是:他不再死命硬撐。幾次硬撐的結果都是受傷,要花更長時間的復健,而且受傷過的肌肉,很容易復發。「武嶺永遠在,只要我們留著材燒,就有機會再來!」四哥說得灑脫,骨子裡多多少少咕噥著,到了武嶺就是不願和那「招牌」合影。

亮哥說他曾帶過一個團,要求從武嶺出發往花蓮「滑」,人家是氣喘吁吁東進武嶺,他們是輕輕鬆鬆「東出武嶺」,一樣騎車一樣風景。想想,好像也不用堅持騎車就是一定要向上爬,端看自己的目標是什麼!而我,得先到鳶峰啊!

到鳶峰不久,繼續往昆陽前進。這時建玲來了,她說:「我答應要陪你騎的!」這建玲很強!還不到人止關就下來騎,一路挺進,亮哥在鳶峰時還擔心她得被迫「回收」,畢竟時間是殘酷的,要上武嶺得在濃霧之前。


剛離開鳶峰很輕鬆,維持了大約二公里的緩緩上坡,騎來不累。接著坡陡了,是長斜坡,我開始不行了!下來牽車,騎騎停停,而建玲始終黏在椅子上不落地。她的說詞是:「牽車更累,寧願慢慢慢騎。」我的大腿一施力就痛,哪能慢慢踩?不曉得是心理因素還是坡真的難騎?我還真的走了一段距離,直到髮夾彎,人人都說髮夾彎陡,那兩個彎我還騎上去咧!還好啊!不恐怖!但是臨近昆陽的斜坡完全不行了,連抽車都沒氣力,只得下車,唉!大概是最後那口意志力鬆懈了吧!亮哥說:「抽車拍照!」車已在最輕檔,連上車都沒辦法,留了張從車上傾斜的「跌車照」!唉!再度嘆氣,別人是帥帥的抽車照,我偏拍了張快跌倒的。
 
10-22-17 武嶺_171206_0197.jpg

我們在昆陽午餐,我什麼也吃不下,只喝得下雞湯,喘口氣後啃了小蘋果,往最後一段路前進。偏偏,剛出發時前頭一輛重型機車似乎要等人很慢很慢走,廢棄衝著我噴,我得更慢更慢騎,慢著慢著大腿肌肉愈來愈痛。

眼見,「紅屋頂小屋」那兒就是武嶺,第一次騎武嶺時看見它好興奮,放話:「只有兩公里,牽也牽到了。」那紅屋頂小屋是啥?後來才知是廁所,為了間廁所這麼拼命幹嘛?我真的騎不動了,慢慢牽車,一度想賴皮,原地不動。遠望去,有個橘色身影與我接近等速度龜爬著,也是個車友慢慢在牽車,在這剩下不到一公里的路程,武嶺路不寂寞。

遠遠的,我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對我揮手,是四哥!忍住的眼淚,掉了下來,我快到了!就在最後100公尺左右吧,騎上車!四哥衝過來幫我拍照,站著拍、蹲著拍、跑到路中間拍!--我到了!!

以後還不會騎武嶺?會!可是我不會想挑戰標準完賽(地理中心碑到武嶺),只想把心思留在高山景色上!所以,還是從翠峰騎,吼!清境那一帶車子真的太多了,一點也不清靜。如果想挑戰,再加上地理中心碑到霧社好了(霧社到翠峰上車),人止關、塔洛灣一帶景色好,騎車嘛!騎我自己開心的。
 
10-22-17 武嶺_171206_0121.jpg
 
 

    lookout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