油桐花.jpg

一蔟一蔟白花開,
靜,隨風落;舞,自興舞。 
慢慢走,慢慢逛,
油桐花四散、彎蜒,
在一片綠中逕自戴起頭紗,
朵朵淡妝,舖一地新嫁裳。
~苗栗.勝興火車站

小花.gif

「走走走!我們小手拉小手,走走走!一同去郊遊……」
 青天高高的日子,在昨日的綿綿雨後,來個小旅行。
 
查了油桐花哪裡有,苗栗一帶簡直是遍地開花,索性不找詳細地點,來個大方向指引就算了。從台中往北行去,三義下交流道,很快,不到半個小時,這種小旅行最開心了,很像是開了扇時空轉換門,一下子到達另一個空間。
 
同行的棻則從未到過勝興火車站,兩人悠遊晃去。忽,路旁見蜿蜒油桐花樹影,決定停下車,看著路旁畫著停車格,可是又「前不著村,後不著店」,一輛車孤零零的停著,有點「矮油」,但就在我才停好車,前方一輛車停下,後方又一輛,我們肯定是有福之人,連停個車都有前後保鏢護衛。

路旁油桐花落,白色身影帥氣的直墜,一朵朵,俐落,絲毫不拖泥帶水。反倒是落下後,扯在葉片上,為其他不知名的植物做嫁,盛開的如同是那綠葉上綻放的芬芳,惹得滿山滿谷的枝枝葉葉都開了一樣的花,顯得油桐花霸道不講理。
 
看過了大片花落,路旁圍欄上孤單的花影吸引了我的目光,奔去為它留影。路旁一位婦女忍不住張聲:「剛那一大片花你不拍,怎麼拍這一兩朵?」她見了我手機裡的取景後,忍不住又道:「喔!加了木頭比較不一樣!」還有光影,我在心中嘀咕,然而這美的感受很私領域的,我就是偏愛嘛!偏愛那單單的潔白花影鎖在帶有青苔的木紋上,樂著看屬於我和花的私語。
 
來到了勝興火車站後,棻帶著冒險的窺視往隧道前進,路的盡頭是光,回頭的起點也是光,光與光的連接是黑暗,閒聊穿梭在其中,迴盪在溼潤的碎步裡。走出隧道是新天地,油桐花落在一旁的清澈小澗,還有鐵軌上,四五朵花兒排排隊在鐵軌上,這麼整齊,鐵定是人為的。

原本打著算盤,回程走大馬路,期待會遇見不同風光,走了一段路後猶豫了,不確定路線,也不確定路程,還是走原路保險,回頭後真的遇上不同風光,就在路旁,棻大叫直奔,我也怕得尖叫快跑,是?奔回鐵軌後,驚魂仍未定,我們都不願意面對現實,選擇三緘其口,不談不語剛剛所見,直到喝了解渴的檸檬桔茶、吃了香噴噴的魯臭豆腐,上了車後,才彼此確認一下……
 
「剛剛你看到的是?」
 「長長滑滑……青綠色……」
 「好!停,知道了,不是我的幻影,不用再說了。」
 
呼!其實我不言的是看了那滑溜的東西後,很怕再走黑漆漆的隧道,唯恐伸手不見五指中,它就在石堆中遊走,可是總要尋找回去的路,不能賴皮的不走吧?硬著頭皮也得往前走,這就是人生。

路,彎彎蜒蜒,下一站是龍騰斷橋。
 過去經過多次龍騰斷橋,卻不曾停留,這回跟棻說:「今天我開車,方向盤在我手中,煞車在我腳下,愛停哪就停哪!」終於可以一見廬山真面目,代價是付給三義鄉公所停車費50元。
 
紅磚層層疊,斷橋紮紮實實站著,帶著歲月風霜站著,知歲?不知歲?何妨?多年前,年少吟哦強說愁;多年後,華髮生珍惜當下福;再再許多年的未來後,願成為四處「趴趴造」的老婆婆,訪斷橋依舊。
 
中午,心甘情願的踏歸程,話說要好好利用下午時光工作,工作沒進行多少,倒是多了這篇遊記數算旅遊樂。

    lookout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